馬化騰:不後悔在香港上市 外界對於騰訊新零售的解讀還不到位

作者:Hailey 發表日期:2018-08-13 16:38:33

在深圳舉辦的IT領袖峰會已經成為了每年春天國內科技界最主要的會議之一。3月25日上午,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也在這次峰會上做了主題為「數字中國的機遇和探索」主題演講。

從臨場的表現來看,主場作戰,且多次參加IT領袖峰會的馬化騰對於公開演講策略的掌握已經越發嫻熟了。

在他之前,港交所行政總裁行政總裁李小加已經用男女婚戀、「王老五尋親」作為比喻,談論了中國內地、香港、美國三地的股市機制。到了馬化騰演講時,他也沿用了李小加的這個比喻,對騰訊當年的上市歷程進行了回顧:

十年前我們也面臨這樣的選擇,那個時候所有互聯網企業全部去納斯達克,偶爾有去紐交所。

大家都覺得那邊非常活躍,年輕小伙子非常熱烈,投資者很多,因為我們也是VIE架構,在國內也沒有辦法,唯一選擇就是香港和納斯達克。那個時候所有跟我們推薦的投行都是做兩手準備,要麼兩地上市,反正兩手準備都行。

基本我們當時選擇投行都是說具備兩地上市運作的這些才能入圍。但最後他說你們體量那麼小,兩地上市很難看,一邊流量很小,選擇一邊吧。

最終我們選擇了香港。很多人說香港市場那個時候氛圍不好,都是市盈率很低的傳統行業公司,十幾倍、幾倍的,你們像科技企業要追求高市盈率很難。

我們想,我們抱着一個長遠的考慮,不是追求短期一兩年的高市盈率,好像投資者剛開始不認同你的價值就怎麼樣。我們還是想我們用戶就在本土市場,他們也明白我們做的事,我們也希望我們的投資者跟我們在同一個時區,不要晚上才看盤。夫妻之間作息時間一致,這樣會比較好,會幸福一點。

我們堅信,我們雖然當時上市市值很小,估值6億美金,融2億美金,上市之後8億美金,這是很小的。我們覺得這也無所謂,反正先上了再說,看長遠發展。最終香港也沒有讓我們失望。

另外,對於騰訊如果採取CDR方式回國上市,會選擇哪個市場這一問題,馬化騰也進行了回應,當然,他沒有正面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無論是內地還是香港,我都支持。」

除了上市這個問題之外,馬化騰也針對數字中國這個議題提到了騰訊內部近年發展迅速的一些業務,以及這些業務的相關特點。其中比較重要的是二維碼在騰訊業務體系內連接線上線下的作用。

他表示,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契機來源於移動互聯網的大爆發。

「2010年到2011年,傳統的PC互聯網開始轉向移動互聯網,這得益於智能終端在2011年開始的大爆發,智能手機大量被生產,也迅速在用戶之中普及。另外,運營商也開始普及高速網絡。這讓線上線下的經濟開始整合起來,並且隨時隨地連接了起來。」

這就引出了二維碼在連接線上和線下世界這個過程之中的重要性。馬化騰提到:

我們在2012年認為二維碼是未來的連接線上線下的橋樑。比如微信的很多動作就是通過掃碼來進行,不用藍牙或者NFC,因為這是最簡單,最被消費者認可的一種方式。

騰訊業績公佈預告專頁還為投資者提供每隻業績股份的相關焦點認股證(窩輪)或牛熊證,讓投資者可迅速利用輪證作部署。

我們說二維碼是現在的新四大發明之一。其實包括共享經濟在內,像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也是要通過掃碼才能夠實現移動支付。

二維碼之外,騰訊最近最熱門的動作集中在了新零售領域。這也是馬化騰在演講中投入了較大闡述篇幅的一部分。

他首先對目前外界針對騰訊新零售領域的動作解讀表達了「不滿意之情」:「很多人問我們為什麼花很多錢去買大量線下零售股份,也很多分析師分析,但我覺得外界還沒有一個寫得到位。」之後,他親自上陣,對騰訊的新零售佈局進行了一番「官方角度」的解讀:

我們公開講,我們確實看到很多需求在變化,比如說現在很多零售店,包括超市等等,他們開使用新技術,用我們提供的解決方案,比如微信小程序、公眾號直接掃碼就可以掃出線上店面,就可以直接完成訂單,非常方便。

甚至說很多中間的服務商利用這種工具來給線下的商鋪提供服務,並不是每個小企業都要開發複雜的應用。我們主要目的是什麼呢?為什麼我們方案更加開放兼容呢?

其實對騰訊來說,我們看重的點是什麼呢?我們希望微信用戶能夠和線下越來越多的服務連接,只要能連起來,用得好,這就是我最大的目的。這裏面有什麼好處呢?

第一,對支付有好處。支付後面還帶着金融服務。

第二,對雲的發展。雲計算未來支撐實體行業大數據在雲端用AI來處理大數據,我認為是所有企業必須做的。如果說我們連得好,我們雲就更加有優勢。

第三,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廣告,這麼多線下、品牌商,他們過去利用傳統地推也好、發傳單也好、傳統投放廣告也好,效率並不高,大部分錢都浪費掉了。未來如果用數字化方式,在我們社交體系裏面,採用效果廣告的方案會更好。

正因為這樣,我們的心態是開放的,我們並沒有自己去做零售,我們對很多人說我們不做零售、我們甚至不做商業,我們只做連接器、做底層的東西,用雲、AI等這些基礎設施來幫助你。

這也構成了馬化騰針對數字中國發展中「一橫、一縱、一新」解讀中的一部分。除了關於新零售的看法之外,馬化騰還提到了數字中國發展的其他範疇,包括數字化從經濟擴展到民生、政務等領域;創新以人才作為推動力等等。

有趣的是,在馬化騰於演講中提到雲和AI能力之後,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在「數字中國與未來世界」高端對話也提到了阿里巴巴和騰訊之間的技術差異。

吳鷹(數字中國聯合會主席吳鷹,對話主持人):怎麼評價騰訊和阿里之間在雲技術等方面的技術差異?

王堅:幾年前的一次IT領袖峰會上BAT三家有討論過雲技術,那時候李彥宏說雲技術是「新瓶裝舊酒」;馬化騰說雲技術是好事情,但不知道怎麼做;馬雲說是馬上要去做。我覺得這基本體現了三家現在在雲技術上的差異。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012071.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raduation-studio.com/97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