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天軍」為何難產?軍政商學利益集團都是絆腳石

作者:Janet 發表日期:2018-09-30 10:12:20

  參考消息網11月28日報道自美國國會就2018財年國防預算開打「爭奪戰」之日起,美國參議院的眾多利益集團就忙活起來,他們不僅對軍費總額和分配有頗多爭議,還針對當下美國的軍事體製弊病,提出了諸多改革方案。這些改革計劃中最顯著的一條,即是由美國眾議院戰略力量小組委員會提出的組建獨立「太空部隊」的倡議。眾所周知,美國是最早提出完整太空作戰概念的國家,也是目前世界軍事強國中,在太空領域軍力最強、投入最大的國家。因此外界看來,美軍組建「天軍」是很自然的事情。那麽,美國此番設立「天軍」的動議是如何產生的?為何現在又反而「開倒車」呢?

其實,近期被炒得沸沸揚揚的美國「天軍」倡議,源起時間並不長。由於此前美國已有負責太空軍力管理和運用的空軍太空司令部,並由一位美空軍中將副參謀長負責協調相關事務。因此,相比軍事改革前的中國和俄羅斯等國,美國實際上並不缺乏管理航天部隊和太空作戰的專業指揮機構,其太空力量也早已得到統一和整合。然而,隨着近年來太空技術的發展,太空軍事手段越來越多地被作為預警、戰略偵察和打擊力量投入到美國海外軍事實踐中。同時,隨着其他國家太空技術軍事化進程加快,未來戰爭中的太空戰場和太空軍事競爭的前景已逐漸明朗。但這時美國軍政高層卻發現,目前美軍似乎缺乏一個能夠全方位推動、整合自身全部太空軍力的機構和指揮體係。

早在2015年,掌管美軍太空部隊的約翰·海登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采訪時,就談及這一問題。在那次訪談中,海登泛泛地聊了幾句美國太空部隊的衛星運用、反衛星武器以及新興太空技術的研發。而當主持人問前者事關美軍太空力量發展的一些具體事務,特別是太空戰略的遠景規劃時,海登卻閃爍其詞。這段場麵尷尬的訪談,隨即引發了美國政界和公眾對於本國太空力量的擔憂。

隨後,當美國國會對美軍太空力量進行審議時,參與的議員們驚訝地發現,目前美軍太空力量管理存在權力分散、政出多門和重視不足等多種弊病。從體製上看,盡管空軍太空司令部已運作多年,但該機構及其領導人仍缺乏對太空事務有效的、獨佔性的管理權限。目前,除空軍太空司令部外,美軍還設有首席國防太空顧問、國防太空委員會等諸多「衙門」,導致美軍太空力量的管理權因條塊分割而支離破碎。此外,由於太空司令部受美國空軍管轄,這就決定了後者對其預算分配和力量建設有較大影響力。而美國空軍的發展重點並不在太空部隊上,這更引發了議員們對於太空力量建設投入不足的疑慮和關切。

於是,在2017年6月,美國眾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提出組建獨立的「太空部隊」的倡議。根據該倡議,太空部隊將歸屬美國空軍部和空軍部長管轄,但享有獨立的軍種地位和權限,並成為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常設成員(類似美國海軍陸戰隊)。擬議建立的「太空部隊」將包攬美軍現有全部太空軍事力量,享有獨立的作戰指揮、軍種管理和預算分配(預算仍在空軍部立項)權限。盡管這一倡議在國會內部招致許多反對意見,但最終獲得眾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支持,投票將其列入美國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討論事項。

除了國會內部的不同聲音外,來自美軍眾多高官的反對,也使得設立「天軍」的倡議變得步履維艱。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美國空軍參謀長古德費恩、美國參聯會副主席塞爾瓦,以及現任戰略司令部和太空司令部的各位「軍頭」都對設立太空部隊的倡議表示強烈不滿。馬蒂斯甚至認為此舉不但對目前的太空力量整合沒有益處,反而增加了美國國防管理體製的負擔。軍界高官們一片嗆聲,最終延宕並阻滯了國會設立太空部隊的倡議。盡管在最終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中,提出了加強空軍太空司令部權力、整合美軍太空事務管理機構等折中性措施,但也無法掩蓋「天軍」最終難產的事實。

而除了美軍和國會官員的反對外,筆者認為,美國設立太空部隊的倡議難以實現的深層原因,恐怕還是那個困擾美軍發展的老問題——預算與體製。

在預算方麵,美國國會議員此前曾表示,美國太空力量發展乏力,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國空軍控製了太空部隊的預算,卻把後者作為謀求發展其他力量的「錢袋子」。這句話暗示美國空軍將本該用於太空建設的預算投入到空軍「偏好」的其他領域。而美國空軍和戰略部隊高級將領,乃至可能從設立太空部隊中直接獲利的空軍太空司令部都對該倡議強烈反對,也是本着為空軍預算爭奪着想的「本位主義」在作祟。一旦太空部隊獨立成軍,不僅將切走空軍現有很大一部分預算「蛋糕」,還將削弱美國空軍未來爭奪國防預算的話語權。既然設立「天軍」的倡議對於美國空軍「有百害而無一利」,也就不難理解軍方為何如此反應強烈了。

再看體製方麵,盡管現行的美軍太空部隊體製存在諸多弊病,但想要對其進行徹底的體製性變革,不僅將觸動很多利益關係,還可能造成軍事體製和指揮鏈的紊亂。美國設立獨立的太空部隊的設想,或許受到了俄羅斯設置空天軍的啟發。但對於美軍來說,整合已經存在數十年的多個相關部門,仍然存在不少障礙。這些部門早已變成「尾大不掉」的利益集團,在美國政界(包括國會)內部都有自己的「門路」,並與軍工大鱷、科研機構形成了盤根錯節的緊密關係。這些利益集團對於「切蛋糕」的反對,可比一幫議員和一個「虛無縹緲」的倡議強大得多。此外,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早就講過,在美國迫切需要加強力量建設之際,進行劇烈的體製變革不但對太空力量的建設沒好處,還可能增加剛剛走上正軌的國防管理體製的負擔。由此可見,盡管美國一直致力於加強太空力量建設,但「天軍」倡議的受阻,無疑意味着美國太空軍力的整合與跨越仍有「漫漫長路」要走。(文/馬騏騑)

資料圖:美國偵察衛星。

圖為美軍士兵在檢查M240B通用機槍。

美軍機槍手使用M240B通用機槍打靶,可見彈殼已堆成小山。

美軍機槍手使用M249輕機槍打靶,可見飛濺的廢彈殼。

美空軍機槍手使用M2重機槍實彈打靶特寫之二。

(2017-10-23 08:41:06)

2017年1月12日,首批美軍向歐洲增派的地麵部隊1000名官兵抵達波蘭西部的紮甘軍事基地。

2017年1月11日,美國海軍「巴丹」號兩棲攻擊艦正進行「拉姆」導彈射擊訓練。

2017年1月11日,美國海岸警衛隊的MH-65直升機在美國海軍穆古岬基地的機庫中進行機務準備。

2017年1月1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空地協同戰鬥中心舉行代號「協作訓練2-17」的演習。

2017年1月10日,美國海軍建築部隊在日本衝繩的「白色海岸」進行營房基地設施的結構架設工作。

2017年1月8日,美國空軍第103救援中隊的傘兵正在國民警衛隊西桑普頓灘基地進行遠征救援訓練。

2017年1月11日,美國海軍第1內河中隊的水兵正在關島基地卸載其裝備的MK6內河巡邏艇。

2017年1月3日,美國空軍的KC-135空中加油機正給在阿富汗參加「自由哨兵任務」行動的己方RC-135聯合監視偵察機空中加油。

(2017-01-31 00:10:0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06990868_11491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raduation-studio.com/48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