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婕:女演員要的人生

作者:STEPHANIE 發表日期:2017-11-01 03:43:29

原標題:扯白||鄧婕:女演員要的人生

天秤月倒數第二天,是鄧婕的生日,不說不知道,原來鄧美人也六十了。

生日禮上,丈夫張國立現場念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情書,這封情書,讓硬朗的鄧捷淚灑當場。

現在年輕人未必知道鄧婕,但沒有人不知道87版《紅樓夢》,鄧婕就是87版《紅樓夢》裏最亮的星,當年她演的王熙鳳真是無人能及,美且辣,讓人耳目一新。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把劉曉慶都PK下去了……

自動播放

▲1989年,北影廠拍了電影版的《紅樓夢》,王熙鳳由劉曉慶(上圖)扮演,但因為87版的《紅樓夢》太成功,太深入人心,以至電影版無聲無息,鄧婕的王熙鳳、陳曉旭的林黛玉、歐陽奮強的賈寶玉,乃至是戲裏小小的配角,襲人平兒晴雯……都顯得無可取代……

但世界就是這樣充滿悖論,對一個演員來說,一個角色太成功,既是好事,也是壞事,壞事就是這個角色成了終身擾罩在你身上的光環,讓你永遠也演不了下一個角色……

我們看看寶黛釵的際遇:

陳曉旭:永遠的林妹妹

永遠的林妹妹演完紅樓夢,其次的角色是《家春秋》裏的梅,因為人們無法接受她演其他類型的角色,她也自知無法超越林黛玉,後來索性去做起了廣告公司,賣起了酒。

▲這個廣告特別有意思,可以看出陳曉旭和鄧婕在八十年代的時候關係是特別好的,她們倆是《紅樓夢》劇組裏最早有商業意識的女演員:八十年代未,陳曉旭就和鄧婕合拍了一個紅樓夢酒廠的酒廣告,夢酒二字是啟功寫的,廣告還用了《紅樓夢》的BGM……畫麵很是魔幻啊~

▲1991年,陳曉旭棄演從商,1996年創辦自己的廣告公司,她還親自給五糧液寫了廣告文案:“她係出名門,麗質天成,秀其外而絕無奢華,慧其中而內蘊悠遠;壯士為主灑淚,英雄為主牽情。個中滋味,盡在五糧春。名門之秀,五糧春。”,憑著“林黛玉”的名聲和才幹,陳曉旭一度把公司做得很大……

▲有了名有了利有了大別墅,但2006年陳曉旭被證實罹患乳腺癌。這本來不是什麽不治之症,但她太執著於肉身的完美,寧死也不願意做手術,而是選擇剃度出家,2007年春天,黛玉香消玉殞。

歐陽奮強:成也寶玉,哀也寶玉

歐陽奮強年輕時麵如冠玉,現在一臉滄桑,有歲月的風霜也有自己的刻意,因為他太想脫離寶哥哥了。

▲因為外形的局限,娃娃臉的歐陽奮強戲路比較窄。他拍完《紅樓夢》後去了深圳大學讀書,畢業後成回四川台從副導演開始做起。但這個過程並不順利,主要是和寶玉的角色相比,他的導演事業太黯淡,雖然也獲了不少獎,比如飛天獎、金鷹獎,但觀眾依然隻記得他是賈寶玉。

張莉:好風憑借力

寶釵演完紅之後,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去了加拿大,從此行蹤成迷,後來才知道,她在加拿大做房地產生意,成了富婆,但從她傳回來的視頻來看,她這些年似乎經曆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曲折。

▲張莉和薛寶釵一樣務實上進:拍完《紅樓夢》後她去上了大學,然後又出國留學。在加拿大一次偶然的賣房經曆,讓她找到了生財之道,於是在國外做起了房地產的投資生意,一直到現在。這麽多年以來她一直是《紅樓夢》劇組裏最神隱的一個。

但鄧婕不一樣。

張國立在生日公開情書中說道:“我羨慕你,因為你的每個階段都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細想一下,確實也是,鄧婕的每一段人生都不一樣。

鄧婕的媽媽是川劇演員出身,從小寄養在阿姨家中,養成了好強又自我的個性,她在二十出頭就演到了中國最出彩的角色,當然也喜歡上了自己中意的男人,三十出頭拚在北京,乘著九十年代初下海風潮,成為第一批提早富起來的明星們……

▲《紅樓夢》一走紅,演員們紛紛走穴賺錢,鄧婕就在那時候賺到了第一桶金。她的理財意識也是一眾演員裏最強的,別人掙了錢就花,她掙了錢就放櫃子裏鎖上,然後說:“好,沒錢了!”九十年代,別人還不清楚啥是股票,就跟著編劇周嶺買股票,一萬塊買萬科,然後淨賺了六萬塊……九十年代六萬塊錢那是相當多啊。最有趣的是,黛玉(陳曉旭)、鳳姐兒(王熙鳳)、平兒(沈琳)還一起出過一張專輯,大多以翻唱為主,因為唱的真的不怎麽樣,三位美人也就放棄進軍歌壇的想法了……

四十多歲幫助老公打天下,建立影視王國,五十歲之後漸漸退居幕後,專心養孩,可謂每隔十年就有一大變。

▲1988年,鄧婕和張國立離開四川到了北京,兩人曾有過一段很艱難的日子。直到1994年,兩人拍攝了《宰相劉羅鍋》,張國立憑著乾隆的角色大火起來。鄧婕也因為劉墉老婆的角色恢複了熱度。

▲《宰相劉羅鍋》的成功讓張國立看到了前景,於是他開始一口氣拍了四部清宮喜劇《康熙微服私訪記》,他當男主角,鄧婕當女主角,還有流水一般的當紅小花們,他當導演,鄧婕當製片人。隨之而來的是全民熱捧,張國立也從演員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導演,商人。2005年,張國立成立影視公司,鄧婕也慢慢地開始從台前轉到幕後。

▲現在的鄧婕,隻會偶爾出現在老公的電視劇裏,捧個場也過一把戲癮。

男性社會裏,男人比女人要承擔的壓力大,比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張國立,鄧婕自由很多,聽從內心召喚,想幹什麽就去幹,似乎是鄧婕的宿命。

想當年,她的人生軌跡因為《紅樓夢》而改變,而情感生活,也隨著張國立的出現而發生了劇變。

張國立情書裏說:

你我相識於30餘年前,那時候你已經是全國人民都喜歡的鳳辣子,我卻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青年演員。

▲年輕時的張國立和鄧婕。那時候的張國立還不是“康熙”,“乾隆”、“紀曉嵐”,鄧婕也還是紅遍全國的正旦。

情書裏的這一句,已然把一場陳年舊官司扯了出來,鄧婕當年和張國立的不倫之戀,艱辛程度可以參照電影《一聲歎息》。

▲在《一聲歎息》裏,編劇梁亞洲(張國立)是個有老婆孩子的中年男人,卻意外地愛上了自己的同事李小丹(劉蓓)。在妻子曉英(徐帆)與李小丹之間,梁亞洲左右徘徊,但在戲裏梁亞洲回歸了家庭。

關於張國立是怎麽和鄧婕認識的,因為年深日久,有了不同的說法,有媒體曾經走訪過原來張國立的同事,同事信心滿滿地說,是1983年張國立在拍攝電視劇《死水微瀾》時,與鄧婕相識並很快墜入愛河的。

事實上,《死水微瀾》是1987年拍攝的,在鄧婕在拍完《紅樓夢》之後接拍的第一部戲,比較接近事實的說法是,張國立與鄧婕在拍攝《紅樓夢》之時就認識了,他們倆的相識應該是在1983至1984年左右。

“第一次見到張國立,是拍一個叫做《密碼沒有泄漏》的單本劇,做演員的他特別不安分,在現場忙裏忙外,比導演還要像導演。當時隻是覺得他特別聰明,有主見,在劇組裏有點橫……”

鄧婕曾經這麽回憶過他們的相識。

▲所以他們相識的過程也是蠻符合一般電視劇的套路……

而在《魯豫有約》裏張國立亦坦誠:

我們是在一個戲裏頭,一個四川的一個電視劇裏認識的,那個時候她正在拍87版《紅樓夢》,《紅樓夢》拍了三年,那時候我在四川已經小有名氣了,她也知道張國立,但是我還不知道鄧婕。

後來我們在一起拍戲的時候,知道她是演《紅樓夢》的那個王熙鳳的,我變得很愛看書,就《紅樓夢》這樣的書我也看過好幾遍,我們兩個就聊《紅樓夢》,聊的時候我總是擔心他們這幫年輕人,不能夠把那個戲演得特別到位,有的時候我們經常在聊戲。就這麽就認識了。

歐陽奮強回憶紅樓夢拍攝的時候就提到,鄧婕那時常常因為與張國立的相戀而常常四川北京兩地跑,而以鄧婕當年演出鳳姐後那樣淩厲的走勢,也很難理解她為何會再回四川去演一部地方的電視劇。

▲鄧婕非常懷戀這段激情燃燒的歲月,也感歎自己自從有了他,就好難再喜歡別人。

在 《死水微瀾》的片段裏,可以看到年輕的鄧婕與年輕的張國立打情罵俏的鏡頭——鏡頭掩不住有情人,眼光裏波光粼粼。

網上有不靠譜的資料說到張國立是如何追鄧婕的:“據立叔自己說,當年婕姨很紅,很多人都送花給婕姨,立叔就是不送,因為會有第二個,他總是等別人送完花,再問婕姨:花需要澆水嗎?因為他和別人不一樣,婕姨就開始注意他了。”

很多時候,時間會證明了一切。

三十年過去了,鄧婕和張國立顯然是九十年代初那麽多重組家庭裏最為恩愛圓滿的一對。

▲斯琴高娃老師也不是輕易誇人的人,經她金口一誇,可見鄧婕和張國立的恩愛在圈中有目共睹。

“你我攜手同情圓夢,坎坷途中你伴我走過事業低穀……對你多年的付出犧牲,我看在眼裏,心懷歉意……”

這是張國立在情書中對兩個人攜手三十幾年的表述,確實,幾十年的婚姻,當然也不是一帆風順,不光有左右為難的拉扯,也有重組家庭複雜關係的處理,光是繼子張默的事就曾經讓張鄧二人頭痛了好多年。

▲和前任離婚之後,張默八歲開始會到北京來和爸爸過暑假,但基本上就是跟鄧婕生活。小時候張默還能和鄧婕好好相處,但進入青春期,張默叛逆無比:2003年,在中戲讀大二的張默因為毆打女友被退學,2012年因為吸食大麻被捕,2014年再次因為吸食大麻二進宮。

當然,也有張國立的緋聞,當年與苗圃、袁立的緋聞也曾滿天飛。

這大概也是中國成功男人的現狀,稍有成就,立刻蜂舞蝶繞,他們也甘之若怡——整個社會對於功成名就的男人有一種奇怪的縱容和沉默,其後麵實質是深刻的男女地位的社會不平等。

與王朔老婆的毅然離婚,和徐帆的“我家老爺占便宜”不一樣的是,鄧婕在處理複雜的婚姻問題是還是很有她自己的一套。

首先

婚姻是一場實力的博弈,在這場婚姻裏,她是有實力的

無論硬實力還是軟實力,她都是很強的,在2005年的一個央視采訪裏,鄧婕在采訪裏淡淡地說:“如果他傷得我太厲害,我就會毫不留情毫不留戀,快刀斬亂麻”,也是很敲山震虎的,對於性格比較弱,愛麵子的老公,僅此一句,也就夠了。

其次

掌握家庭財政大權

關於“張國立口袋裏沒有錢,所有錢在鄧婕手裏”這種傳言,鄧婕覺得很委屈,她覺得她隻是代管。但是馬克思明確地指出,經濟基礎決定了上層建築,有時首相也要看財政大臣的臉色,誰都知道錢在誰手裏,誰就話事。

第三

提供婚姻的全部要素

婚姻是普通男人的後花園,對於男人來說,回到家中窗明幾淨、家務事打理得進進有條,還有兒女繞膝的親情,已然是溫暖家庭,鄧婕顯然把傳統家庭能提供的全部要素都集齊了。

就像我的一個朋友說她老公不敢和她離婚:“不請保姆,全部自己幹,他一看我把家裏搞得幹幹淨淨,兒女照顧得妥妥貼貼,一句屁也不敢放了。”

▲當然因為那場慘烈的離婚,張國立和前妻協議以後的婚姻不再生子,鄧婕感覺寂寞,張國立就要她養狗。2000年中期,張國立的事業上了軌道,鄧婕毅然領養了兩個孩子,孩子的到來給了鄧婕巨大的安慰。

成功男人的妻子,常常要麵對婚姻保衛戰,打小三潑油漆是真正等而下之的策略,其實婚姻這東西,既有實力的博弈,也有感情的取舍,之所以維係下來,也不光隻有這些,還是有它的情份。

說到底,兩個人相識於微時,同艱共苦,感情基礎牢固。而且最重要的是,鄧婕是非常非常欣賞張國立,這種欣賞讓他們之間的感情更多了幾分知已的成份,所以張國立在信裏說:

“許是因為你這份欣賞和鼓勵,這麽多年來我依然頑強地活躍在大眾麵前,每當取得小小的成就,我都很竊喜,因為我覺得你心裏一定喜歡。”

最後,不得不說一下張國立本人。

其實張國立是傳統的中國女人心中最適合做老公的男人,浙江台《演員的誕生》火了,其中擔任主持人的就是張國立,其實你隻要注意,你就會發現張國立的控場能力、幽默感、還有與觀眾那種情感上的交流都是扛扛的。

▲《演員的誕生》第一期裏,章子怡和劉燁突然上演一出“章子怡因鄭爽演技態度差不滿而導致與劉燁翻臉開罵”的戲碼,嚇得現場眾人看得一愣一愣的台上的鄭爽更是緊張得不知所措,自行加戲的章子怡和劉燁演完後立馬擁抱告知大家這是演戲示範,畫風轉變太快大家都有點無所適從,還是張國立應變快,立馬說了一句:“我們到了這個節目有一個最好的收場,真生氣的時候我們也可以說‘我們剛才的表演怎麽樣?’”

人有才華,又肯吃苦,基本上就沒有誰能擋得住他成功了,張國立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是北漂,從四川來,在北京沒根基,沒靠山,全憑自己一又手,所以他的勤勞苦幹也是出了名的。

張國立:我吧,身上缺少那種霸氣,缺少那種狂妄的勁兒,所以我很少去覺得自己今天怎麽樣了,真的是這樣的,我很少覺得今天是怎麽樣了,我隻是覺得我今天還有活幹,我經常會跟我身邊的工作人員,他們,很多人跟著我有十年了,我都說,有工開就是幸福的。

——《魯豫有約 · 張國立》

而且對女人說真的也談得上有情有義,本質上是一個好人,這也是他們婚姻得以持續的最根本的因素。

▲鄧婕的生日會,他早早就來過來打點,布置,就是一個特別會辦事,特別注意細節的人,靠譜能幹的男人確實是人生好伴侶。

當然,鄧婕也付出了許多,更改變了許多。

▲這是兩個典型的中國成年女性的談話,不是不傷感的,在這場不公平的遊戲裏,女人總歸是奉獻者和犧牲者,但在恐慌抓狂過後,也隻能接納現狀,並找到新的感情的寄托,人生終於算是翻過了那最難翻的山。當然,楊瀾的話也在點子上,“要成為一個能夠給予別人幸福的人,而不是等著祈求幸福的人”,這大概是所有處在婚姻困境中的人最要明白的道理。

隻不過純站在粉絲的角度,像鄧婕這麽優秀的女人,既美麗又有才華,但仍然要在婚姻裏用犧牲自己的事業(後期幹脆成了製片人幫老公打點雜務)與養育孩子(他們後來抱養了兩個)才能成就她的圓滿生活,隻能說,五零後女性們確實是真正傳統的人,她們這一輩子真是把婚姻和男人當成自己的歸宿,這深刻地影響了她們的人生選擇。

從前趙文瑄托導演楊凡捎信給息影嫁人林青霞(出生於1954)勸說她複出拍戲,說你是觀眾的,林美人宛然一笑:不,我是MICHAEL(丈夫刑李源)的!

▲夢幻婚禮,嫁人生子,是大部分傳統的五零後女星最念念不忘的事。

人生最難得是求仁得仁。

五零後的女演員們求仁得仁,得到了她們想要的幸福人生,無可厚非,但對於忠心粉絲來說,一想上世代無論多優秀的女性都要自覺附屬才能有幸福感,未免覺得相當悵然……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031/52880223_0.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raduation-studio.com/32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