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如何變成罪行?

作者:Eudora 發表日期:2018-07-12 12:15:23

  

  既然是人人都在做的幾個很普通的動作, 為何又需要提出 「科技消費權利宣言」 來倡議維護這些權利呢? 因為近年來, 有兩項侵犯消費者基本權利的法律 -- DMCA 與軟件專利 (software patent) -- 開始被濫用; 在這兩項法律之下, 這些普通的動作, 突然都變成了犯罪行為。

  數位內容廠商為了阻止其產品被盜拷, 發展出 DRM (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 「數位權利管理」) 的技術。 受 DRM 保護的數位內容, 刻意被加以打亂, 必須靠指定的工具方能播放。 例如 Apple 的某些歌曲, 必須用 ipod 才能播放; 又如 Amazon 的某些電子書, 必須用 Kindle 才能閱讀, 這些都是 DRM 的例子。 為了閱聽 DRM 保護的數位內容, 而使用這類產品, 就像是背着一付智能手銬在身上一樣: 手銬會根據著作權人及中介廠商的指令, 決定僅僅允許你於何時, 何地, 可以用何種方式 (閱讀? 打印? 單聲道收聽? ...) 閱聽數位內容。 這不止阻止溝通, 甚至可能對不同的使用者, 封鎖部分或全部內容 -- 例如戴着藍色 DRM 手銬的使用者, 看不見標示有黃色 DRM 記號的數位內容; 反之亦然。 也因此, DRM 的反對者稱之為 "digital restrictions management" -- 它的功用不在於服務閱聽者, 而在於限制閱聽者。

  採用 DRM 的廠商認為: 只要 "打亂數位內容的規則" 不要公開, 大眾就無法破解播放, 而著作權也就受到保護。 從技術的角度來看, DRM 本身就充滿爭議。 資訊安全界一般認為: "Security by obscurity is no security"。 換個方式說, 加密演算法應該要公開, 當全世界的資安專家檢視過後, 仍無法找到無鑰破解的方法, 一個加密演算法才真的稱得上安全。 DRM 支持者為何無視於技術上的批評, 依然堅持採用這樣的技術? 一般資訊安全技術的防範對象, 資訊提供者與資訊使用者之外的第三方; 但 DRM 所防範的對象, 並非第三方, 而是資訊使用者本身。 無論如何設計, 最終解密的金鑰必須在防範對象的電腦上執行。 把使用者當成防範的對象而不當成盟友, 是 DRM 系統無法採用公認較佳策略實作的根本原因。

  技術上無法做到滴水不漏, 就只好從法律層面來禁止。 美國在 1998 年時通過 「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DMCA), 其中包含 「反規避條款」 (anti-circumvention provision)。 簡單地說, 這個條款的效果, 就是 「禁止翻譯」。 合法取得一份數位內容的消費者, 必須使用廠商指定的工具才能播放。 如果她試圖研究這份被打亂的數位內容, 試圖將檔案轉成其他工具可以播放的格式 (也就是試圖 「翻譯」), 就已犯法。 DMCA, 尤其是其中的反規避條款, 與著作權法當中的 「合理使用權」 (fair use rights) 正面衝突, 完全否定了使用者備份或改用替代播放工具的卑微請求。

  DRM 與 DMCA 在美國及世界各地引起極大的爭議。 關心科技與人權議題的電子前端基金會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記錄了許多 DRM 與 DMCA 傷害消費者權益, 阻礙公平競爭的案例; 柏克萊大學法律與科技中心也舉辦了一場關於 DRM 的研討會, 許多學者都反對這樣的技術。

  軟件專利是軟件大廠用以侵犯消費者基本權利的另一項法律工具。 簡單地說, 著作權禁止抄襲; 但軟件專利卻連獨立重新發明都加以禁止。 如果 A 廠商對於某一種檔案格式握有軟件專利, 即便 B 廠商獨立自行重新研發另一套可以讀寫這種格式的檔案, 那麼 B 廠商也已觸犯軟件專利法。

  不論是 DMCA 或是軟件專利, 其效果都已遠遠超過阻止盜版的原始目的。 藉由壟斷讀寫特定檔案格式的權利, 廠商可以用法律排除競爭。 這樣的法律, 已經失去資本主義鼓勵自由競爭的原意, 因此引起許多反對的聲浪。 然而在美國, 大企業很容易藉由金錢操縱政治。 這樣的現實, 讓這些聲音停留在輿論的層次。 也因此, 在美國自從廿世紀末以來, 「翻譯」 就變成了一種罪行; 科技產品消費者原本想當然爾的應有基本權利, 也變得需要大聲主張, 卻仍然被立法者忽視。


Tag:翻譯
本文鏈接:http://www.graduation-studio.com/163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