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名投訴僱主欠供MPF 工友遭秋後算賬 (圖)

作者:Gloria 發表日期:2018-09-06 21:34:30
■陳先生(左二)批評積金局的投訴機制根本不能幫助處於弱勢的工友。左三為陳迪手、左四為陸頌雄。 香港文匯報記者趙虹 攝■陳先生(左二)批評積金局的投訴機制根本不能幫助處於弱勢的工友。左三為陳迪手、左四為陸頌雄。 香港文匯報記者趙虹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趙虹)設立強積金(MPF)旨在保障僱員退休生活,僱主如沒有為僱員供款,已違反條例且可被檢控。工聯會昨日控訴指,去年已收到工友求助指僱主拖欠供款,向積金局實名投訴更遭到解僱,故工友為「保飯碗」敢怒不敢言,相信受影響工友多達逾500名。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昨日指,現行投訴門檻過高,且罰則阻嚇力不高,令不良僱主心存僥倖,促請積金局檢控時可免除僱員作證,以及把重複違反的僱主放進「黑名單」,讓公眾一目了然。

被拖3萬投訴 公司發現即炒

現年51歲的陳先生2013年9月入職一間運輸公司任職司機。由2015年1月至12月,陳先生發現薪金糧單雖明列已扣強積金,惟實際上僱主並沒有供款,總共拖欠約3萬元。

他表示,其後向積金局投訴後,僱主將拖欠的供款全數供回,不過不久又故態復萌,再次拖欠約3萬元供款,故決定再次向積金局投訴,但去年5月公司以「工作態度有問題」為由解僱了他。

陳先生批評,積金局要求實名投訴,又要簽署「披露投訴人身份同意書」,令公司知道哪名員工投訴,其後作出解僱等報復行為。

他認為,有關機制根本不能幫助處於弱勢的工友,反令他們為「保飯碗」而敢怒不敢言,僱主只會愈來愈有恃無恐。

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主席陳迪手表示,如陳先生的被拖欠強積金情況決非單一事件,去年已收到3宗工友求助的同類個案,估計影響人數多達逾500名工友。

Convoy provides free online MPF Calculator which allows you to instantly know your financial gap and access whether MPF can meet your retirement need. Contact our professional financial consultants for an all-round retirement plan.

他又指,不少工友反映積金局現行的投訴機制,如同「恰工友」,不明白銀行、保險公司等受託人已有齊所有供款單據,但積金局仍遲遲不採取行動,更要求投訴者轉為控方證人方可進行刑事檢控,忽略了工友的實際處境,更忽視僱主拖欠強積金的情況,有縱容之嫌。

陸頌雄促設拖數「黑名單」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則引述數字指,過去5年間,積金局每年的投訴僱主數字均維持於3,000宗至4,000宗,而拖欠供款檢控數字卻拾級而下,由2012年至2013年度的1,473宗,急跌至2015至2016年度的383宗,最終罪名成立的僅有282宗,數字相差太大。他認為,現時的投訴門檻過高,且罰則阻嚇力不高,更令不良僱主心存僥倖。

陸頌雄促請積金局跟進相關違反個案時,應免除僱員作證,以及把持續及重複拖欠供款的僱主放進「黑名單」資料庫,讓公眾一目了然,同時亦應即時檢控拖欠供款的嚴重個案。


本文來源: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22/YO1705220008.htm




Tag:
本文鏈接:http://www.graduation-studio.com/12773.html